我埋葬了一个秋天,一个又一个秋天。

我埋葬了一个秋天,一个又一个秋天。

伤口来自那一捧捧的昨日,荆棘的刺,细细的切入表皮,然后深入骨肉。

我不再后悔,那次转身,不回头。正如,我从未看见一片黄叶的流连。

好吧,亲手是郑重的仪式。诀别秋的希冀。

我脆弱的心,

只求别在我老去的那一天,还会想

发表于:2014-03-18 17:39:19 作者:

我埋葬了一个秋天,一个又一个秋天。

我埋葬了一个秋天,一个又一个秋天。

伤口来自那一捧捧的昨日,荆棘的刺,细细的切入表皮,然后深入骨肉。

我不再后悔,那次转身,不回头。正如,我从未看见一片黄叶的流连。

好吧,亲手是郑重的仪式。诀别秋的希冀。

我脆弱的心,

只求别在我老去的那一天,还会想起,

我曾经那样的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