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变的微笑

文 / KIKI蝶菲
(一) 再一次面对寂静洱海的空白之后,倪微转身,灭掉一支烟。 月光粼粼照耀在洁净的天窗,洒向通往白床单的地板,一节一节哗哗的海水声持续她在这里呆的最后一个夜晚。 (二) 在不可预计的生活片段里,倪微一直秉

发表于:2014-03-18 17:39:13 作者:

不变的微笑

        文 / KIKI蝶菲


       (一)

       再一次面对寂静洱海的空白之后,倪微转身,灭掉一支烟。

       月光粼粼照耀在洁净的天窗,洒向通往白床单的地板,一节一节哗哗的海水声持续她在这里呆的最后一个夜晚。

       (二)

       在不可预计的生活片段里,倪微一直秉信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宗旨,她在惠城这座大都市里出生,读书,大学毕业之前都按照世人所设定的对的道路上行走着,没有偏差。她的父亲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小提琴师,在那善良淳朴的地方教孩子们音乐,受人尊敬地过着清贫而满足的日子。倪微的音乐素养和微妙的小情绪遗传自父亲却成长在母亲所在的大城镇。

       在她三岁时,父母离异,没有例外。她随母亲。

       母亲是个五官生得很美的女子,现实,她常对倪微说:要好好读书,长大了找个好的工作;工作也非重要,选择一个能够给你富足生活的老公才是第一位。

       大学毕业之后,倪微随母亲的意进入了一家合资企业的大公司,做上了行政工作,在千篇一律早起早睡八小时处理纷杂事物的生活里按部就班,拿着不多也足够的薪水稳定的生活着。那时她有一个大学里交往的做着音乐编辑类工作的男朋友秦越,老实清秀,对她很好。

       一日和同事KTV聚会后到家,临睡前,倪微照例坐在床沿用放在大理石凳上的木梳一下一下梳理多年来保留的长发,从发梢末端再到从头往下三十次的梳理,一直以来的生活习惯养成即使梳头发也有规定次数的习惯。梳妆桌上的手机亮起蓝屏,静音,倪微看见星光闪闪的蓝色光亮,放下木梳,拿起手机。

       “如果我告诉你我喜欢上你了,怎么办?”一条短信,上端显示来电人“陈森”。

       心内一怵,捏着手机坐上大概五分钟,闪电般情节回放。

       和陈森是工作上的接触,他是倪微分公司外总公司的设计总监,拥有公司三成股份,三十岁,结婚两年,他的小妻子目前在上海某时装设计部工作,分隔两地,每年他的妻子会回家两三次的团聚。关于陈森的事情,是从同事闲谈中听到的,并不太多,只因这个人条件上的优秀时常被身边女同事们拿出来津津乐道的谈论。然而,她对他的真实上接触还是这一晚的KTV聚会。

       一曲王菲的《过眼云烟》在吵吵嚷嚷的KTV唱起的时候,陈森正和公司财务部女子干完几杯。陈森坐直,惯性地眯眼点上一支香烟,在烟雾中看站着专注唱歌的倪微背影。

       “很美。”陈森明亮的声音传来,全场应他的赞赏同时鼓掌。倪微站着淡然地唱完最后一句转身,蓝色长裙微微摆起荷花般的姿势,笑了一下,那笑连着眼角绽开,很温暖。倪微从小做任何事都是自始至终,也相对淡定。笑容却像个孩子不经世事。

       没有回答谢谢,她径直走过来坐下。陈森隔着两个人端起酒杯,“唱得很美”他重复一遍,加了两个字,倪微端起事先预备好的清水,“我不喝酒,敬你,先喝”,不等回复半杯清水一饮而尽。

       陈森楞了半秒,欲言又止,转念嘴角一笑干掉自己手中一杯酒。

       聚会散了之后,同事各自打车回家,因为都有喝酒,陈森没有开车。他在夜色中妥当地安排好其他同事坐车,告别之后,对倪微说“我送你。”拦住一辆车。打开后车门,倪微不响自己打开前车门坐了上去,在司机边上。陈森再次一怔,低头笑笑,上了后座。

       一路无言。

       快速回想这段情节,倪微还是迷惘,怎么会?也没有什么预兆。她回了一条信息“你好森总监,是发错了么?我是倪微。”

       一夜蓝光未再闪,倪微也继续梳理好剩下次数的发丝,上床入眠。一如既往。

       (三)

       大学时段的晚上,倪微喜爱和同学亦是闺蜜的蓝琦琦一起在校门外的小酒馆坐坐,也以此结识了在那里担任DJ工作的现任男朋友秦越。蓝琦琦总说她们俩是珠联璧合的因缘,也说自己是她们的月老,因为正是琦琦在一次怂恿倪微在酒馆的高脚凳上坐着演唱了第一支歌……